重度中二病患者

给自家媳妇的生贺××

*算是电玩小时候的回忆杀???【呸】
*意识流,场景十分的乱
*阿尔法后羿×电玩小子鲁班,友情向
*不知道打啥标签,乱打一通
*艾特一下 @瘟疫型中二爱德冰°ლ(́◉ ౪ ◉‵ლ)
*重度ooc注意

电玩此时正在怀疑自己是否是脑子坏掉了,专注着打电动却把自己的父亲也就是鲁班大师给跟丢了有些苦恼的自己敲了敲脑袋,将仅剩的几个游戏币用掉之后坐在电动城的入口旁边的柱子左右张望着等待着鲁班大师。
等待了许久后感觉一片阴影从自己的身后投了下来听到了低沉性感的男中音对自己说道“小家伙,你是迷路了吗?”对方说着将自己的手牵了起来自己的另一只手自己慌忙的抱住了自己怀里的背包以免掉下去没注意到对方的脸,抬头看着前面穿着警服牵着自己手的陌生男子稚嫩的脸颊上满是警惕,对方似乎是注意到了自己的视线停了下来转看了一眼自己对方那双漂亮的金瞳看得自己呼吸一滞稚嫩的脸颊上的警惕微微松动了一些参杂上了一些好奇但大多数还是警惕,男子见自己这副样子便笑了几声开口似乎是安慰自己一样的“小家伙放心吧,我是好人,你那么可爱我是不会把你给卖了的”说着抬起了另一只手隔着帽子和耳机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帽子和耳机都被他揉歪了,让自己有些不适应的唔了一声抬起还拿着背包的手将自己的帽子和耳机弄正,弄正的同时背包砸在了自己的鼻梁上让自己有些难受。
随后那个男人就将自己带入了广播室里询问完了鲁班大师的信息后让自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开始叫工作人员呼叫鲁班大师,郁闷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晃着双腿有些呆愣的盯着地面背包则放在了自己的旁边,男子见自己似乎有些郁闷便凑了过来抬手还想揉自己的脑袋却被自己一巴掌拍开了手,因为心情不好的原因有些凶的说道“别碰我啊喂”那个男人见自己心情不好的样子便缩回了手在自己面前半跪了下来看着自己的脸半是开玩笑的调侃道“小家伙心情那么不好?你父亲那么久都没来了怕不是要把你丢了,你那么可爱,不如和羿住一起吧”不出所料,小时候的自己一听对方这句话就炸毛了扑向了对方小手胡乱的拍打着他大声嚷嚷着“鲁班大师才不会不要我”边说着语气中竟带上了一些哭腔,过不了许久眼泪就开始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了对方见此也有点慌了将自己抱了起来哄着“好啦好啦,我错了我开个玩笑”听着他这样讲自己才抽噎着慢慢停下了哭泣暂且确认了男子是可以信任的人后便将自己的脑袋靠在了对方的肩膀上,过了许久之后鲁班大师才来广播室将自己接回去自己被鲁班大师抱着靠在鲁班大师的肩膀上看着对方对自己做了噤声的动作时顺便做了个口型「我叫后羿」
————————————————————————————
后话啥的,这次又是屯了许久的大腿肉,这个脑洞的话其实就是去了一次电动城然后玩着电动忽然延伸出的脑洞,逻辑啥的都不管了

emmmm……羿七向,是刀子注意

羿叔好像是羿七标签里面死的最多次的啊
*重度ooc
*阿尔法小队后羿×电玩小子鲁班七号
*血腥描写有
*角色死亡有
*感觉羿七这个标签每次死的都是后羿啊
*羿叔这次的死法大概是最光荣的死法
*战争设定有√
如果能接受的话,GO→

“后羿呢?”
“小鲁班很抱歉,他已经不在了。”
自己这样问的时候,总是只能听到一句话。鬼才信呢,即使是真的死了我也要把他找回来!
猩红的天空仿佛要和这满是血液的泥土混在一起,跌跌撞撞的绕过无法辨认面容的尸骸。被悲伤打击的好像丢了魂,随后像是看到了什么让自己不安的东西一般,瞳孔猛缩。脚步渐慢,在一处停了下来。
一个戴着奇怪耳麦的小男孩,望着那具尸体,蓦地失声大哭。似是霎时间浑身的气力都被抽了去,他无力地跪倒在地。男孩颤微微地伸出手,揽过那个男子的肩膀。他将穿着金色外套的男子漏入怀中,男子身上的致命伤依稀可见,从伤口中溢出的血液染红了衣物,却早已干涸。男孩伸出另一只手,紧握住男人早已失去余温的手掌。
“傻大个,你不是很强吗?你难道不是半神吗?…别装睡了快起来吧。”
男孩的脸埋在那人无起伏的胸膛中,闷闷的声音渐渐变弱,直到只剩下小声抽泣。
“我想你了啊,说好的会回来呢……你又食言了啊,傻大个。”
真正的太阳没有落下地平线,但男孩的太阳消失了。
他的太阳化作了回忆中模糊的脸,永远不会再出现他眼前,对他展露笑颜。
————————————————————————————
差不多是后话之类的,感觉这次虐的有点惨啊!其实发文之前准备向自家偶豆豆坑一幅画来着,其实是封存已久的大腿肉啦,这个文,封存的时间可以算得上是僵尸肉了【bu】

记个戏,以后有空再改

在沉睡之中感觉脖颈一痛冰凉的液体从自己的动脉流过全身,过了许久后转醒脸上和全身像是被什么缠住了一样抬手抓住凭触觉感觉到了貌似是医用绷带将手放下,凭着感觉摸索着抓到了一根类似于撬棍一样的东西拿起触发了警报,耳旁不断传来了刺耳的警报声使自己变得烦躁了起来,默默的握紧了手中的撬棍听觉和嗅觉貌似因为脖颈上被注入的东西增加了好几倍准确的察觉到了带着枪的人员朝自己冲了过来,垮着嘴角将手中的撬棍转了个圈后抬手狠狠的砸向朝自己跑来的警员太阳穴自己的力量好像被增加了好几的倍警员立马就倒下了,扭头看向自己身侧拿着枪的警员足腕发力疾冲向对方抬手用另一只手将对方的枪扭到一旁撬棍硬生生的刺穿了人的身躯血液溅在了衣服身上松垮的绷带和自己眼睛上绑着的绷带上可见这力量有多可怕,凭着灵敏的嗅觉和听觉注意到了自己已经被人包围着趁人们开枪的瞬间足尖使力跳了起来,抓住了实验室天花板上挂着的灯泡看着他们自相残杀完后松手,手撑在地板上半跪着跳了下来,朝着锁着的门走去抓住门边硬生生的将门扯掉行动的过程中身上松垮的绷带飞扬着丝毫不影响行动。

那个啥我这里有个突然想出来的梗,有些设定是参照了其他大大的设定

臭不要脸的占个标签,就是设定负责抓获并看管电玩的特警羿和黑了警局中枢获得了重要机密然后玩脱被抓到了的黑客七,这个梗有大佬画或者写吗?【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