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中二病患者

短篇暂时无题#1

*此文cp为雅六

*是以雅的视角写的,中间有换视角

*★★【高亮】雅私设扶她,接受不了的人请绕道

*严重ooc,几乎看不出两人的气来【【【

*##【同样高亮】我笔下的雅莫名很熟练

*欢迎来捉虫

*★以上如果能接受的话,那就往下滑吧↓↓







我刚开始出现在这个家之中时是召唤出我的人刚接触这个世界的时候,当时她抱着尚小的我对着众人兴奋的炫耀着,她总是对着我们自称阿妈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我也就这样叫了。

刚开始看到那个小家伙时阿妈是带着我、银色武神还有响酱打了好久的竞技赛才换来的,当时的阿妈满脸兴奋的紧紧抱着那个小家伙比当年抽到我时的状况还兴奋同时嘱咐我要好好照顾这个小家伙,这也是我第一次带人不清楚有没有带好,反正这个小家伙在我、阿妈、银色武神和响酱的带领下慢慢成长,后来的竞技场上我也被换了下来这个小家伙被替换了上去,那时的小家伙已经不能被称为小家伙了,毕竟也和我们一样升到了很高的等级并且觉醒。

在推图时我看过这个小家伙战斗时的风姿,有些过于耀眼的想让人把他藏起来。第一次看到这个小家伙落魄的时候是有一次阿妈带着他们去打竞技场后来满身是伤的回来,当时的阿妈因为在竞技场里面的大佬虐打的十分委屈的伤心着而响酱正安慰着她,那个小家伙则是满身是伤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一脸不爽,随后阿妈被响酱安顿好了便让我帮忙治疗伤员,那个小家伙刚开始还一脸不情愿后来被我治的服服帖帖的,为了方便治疗我便叫他把身上的衣物全部褪下只剩里衣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稚嫩年轻但却有许多伤疤痕迹的身躯,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他的回答是不清楚和从一开始就有了。

今天阿妈异常兴奋的办了宴会后来我问了一下银色武神才知道阿妈的排行榜进前十了,而小家伙也第一次尝到了酒的味道这种新奇的感觉让他异常兴奋,因为情绪高涨的关系大家都醉了,小家伙因为酒的关系脸上浮现出了不正常的绯红思绪迷迷糊糊的在和大家讨论着什么忽然就看向了我冲我笑了一下,当时的感觉很奇怪我感觉像是什么东西击中了我的心脏一样让我的心跳漏跳了一拍,因为好奇我凑近了他们想听听看他们在讨论着什么却听到了小家伙正在开着恶劣的黄色玩笑见我来了便一把揽住了我的腰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迷迷糊糊的说着“要我说雅才是所有女孩子中的极品!”我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别动,你该休息了”他只是盯着我愣了一下后凑近了我在我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这次就轮到我愣住了……。

在昏暗的宴会里大家都因为进食了酒水而昏昏沉沉的,而在宴会中隐蔽的一角中散落着一些衣物宣告着有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正在发生。

看着那被自己带大的小家伙一手正紧紧的揪着自己的衣角而另一只手被自己死死的咬着,像是忍耐着极大的痛苦一般,我有些不解的放慢了速度动作尽量的轻柔了些顺便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了一些隐秘的痕迹,在此之后小家伙好像是在故意躲着我一样,每次大老远的看见我便像是装作看不到一般转身向别的地方走去,我很疑惑的去询问了阿妈。

——————————————————————————————

类似于碎碎念一样的玩意

其实这个我是思考了好久决定要不要发,毕竟个人感觉几乎看不出十六的气来,然后接下来几乎就是全员友谊向了,大概会夹杂点私货,大概吧,不敢大胆的开车,只敢打打擦边球,最近查的严

至于是怎么治得服服帖帖的?当然是打一顿啊××

给自家媳妇的生贺××

*算是电玩小时候的回忆杀???【呸】
*意识流,场景十分的乱
*阿尔法后羿×电玩小子鲁班,友情向
*不知道打啥标签,乱打一通
*艾特一下 @瘟疫型中二爱德冰°ლ(́◉ ౪ ◉‵ლ)
*重度ooc注意

电玩此时正在怀疑自己是否是脑子坏掉了,专注着打电动却把自己的父亲也就是鲁班大师给跟丢了有些苦恼的自己敲了敲脑袋,将仅剩的几个游戏币用掉之后坐在电动城的入口旁边的柱子左右张望着等待着鲁班大师。
等待了许久后感觉一片阴影从自己的身后投了下来听到了低沉性感的男中音对自己说道“小家伙,你是迷路了吗?”对方说着将自己的手牵了起来自己的另一只手自己慌忙的抱住了自己怀里的背包以免掉下去没注意到对方的脸,抬头看着前面穿着警服牵着自己手的陌生男子稚嫩的脸颊上满是警惕,对方似乎是注意到了自己的视线停了下来转看了一眼自己对方那双漂亮的金瞳看得自己呼吸一滞稚嫩的脸颊上的警惕微微松动了一些参杂上了一些好奇但大多数还是警惕,男子见自己这副样子便笑了几声开口似乎是安慰自己一样的“小家伙放心吧,我是好人,你那么可爱我是不会把你给卖了的”说着抬起了另一只手隔着帽子和耳机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帽子和耳机都被他揉歪了,让自己有些不适应的唔了一声抬起还拿着背包的手将自己的帽子和耳机弄正,弄正的同时背包砸在了自己的鼻梁上让自己有些难受。
随后那个男人就将自己带入了广播室里询问完了鲁班大师的信息后让自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开始叫工作人员呼叫鲁班大师,郁闷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晃着双腿有些呆愣的盯着地面背包则放在了自己的旁边,男子见自己似乎有些郁闷便凑了过来抬手还想揉自己的脑袋却被自己一巴掌拍开了手,因为心情不好的原因有些凶的说道“别碰我啊喂”那个男人见自己心情不好的样子便缩回了手在自己面前半跪了下来看着自己的脸半是开玩笑的调侃道“小家伙心情那么不好?你父亲那么久都没来了怕不是要把你丢了,你那么可爱,不如和羿住一起吧”不出所料,小时候的自己一听对方这句话就炸毛了扑向了对方小手胡乱的拍打着他大声嚷嚷着“鲁班大师才不会不要我”边说着语气中竟带上了一些哭腔,过不了许久眼泪就开始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了对方见此也有点慌了将自己抱了起来哄着“好啦好啦,我错了我开个玩笑”听着他这样讲自己才抽噎着慢慢停下了哭泣暂且确认了男子是可以信任的人后便将自己的脑袋靠在了对方的肩膀上,过了许久之后鲁班大师才来广播室将自己接回去自己被鲁班大师抱着靠在鲁班大师的肩膀上看着对方对自己做了噤声的动作时顺便做了个口型「我叫后羿」
————————————————————————————
后话啥的,这次又是屯了许久的大腿肉,这个脑洞的话其实就是去了一次电动城然后玩着电动忽然延伸出的脑洞,逻辑啥的都不管了

emmmm……羿七向,是刀子注意

羿叔好像是羿七标签里面死的最多次的啊
*重度ooc
*阿尔法小队后羿×电玩小子鲁班七号
*血腥描写有
*角色死亡有
*感觉羿七这个标签每次死的都是后羿啊
*羿叔这次的死法大概是最光荣的死法
*战争设定有√
如果能接受的话,GO→

“后羿呢?”
“小鲁班很抱歉,他已经不在了。”
自己这样问的时候,总是只能听到一句话。鬼才信呢,即使是真的死了我也要把他找回来!
猩红的天空仿佛要和这满是血液的泥土混在一起,跌跌撞撞的绕过无法辨认面容的尸骸。被悲伤打击的好像丢了魂,随后像是看到了什么让自己不安的东西一般,瞳孔猛缩。脚步渐慢,在一处停了下来。
一个戴着奇怪耳麦的小男孩,望着那具尸体,蓦地失声大哭。似是霎时间浑身的气力都被抽了去,他无力地跪倒在地。男孩颤微微地伸出手,揽过那个男子的肩膀。他将穿着金色外套的男子漏入怀中,男子身上的致命伤依稀可见,从伤口中溢出的血液染红了衣物,却早已干涸。男孩伸出另一只手,紧握住男人早已失去余温的手掌。
“傻大个,你不是很强吗?你难道不是半神吗?…别装睡了快起来吧。”
男孩的脸埋在那人无起伏的胸膛中,闷闷的声音渐渐变弱,直到只剩下小声抽泣。
“我想你了啊,说好的会回来呢……你又食言了啊,傻大个。”
真正的太阳没有落下地平线,但男孩的太阳消失了。
他的太阳化作了回忆中模糊的脸,永远不会再出现他眼前,对他展露笑颜。
————————————————————————————
差不多是后话之类的,感觉这次虐的有点惨啊!其实发文之前准备向自家偶豆豆坑一幅画来着,其实是封存已久的大腿肉啦,这个文,封存的时间可以算得上是僵尸肉了【bu】